游戏直播可能要凉 法院判无授权直播就是侵权
发表日期:2017-12-02 22:08 | 来源:明星娱乐吧 - 明星娱乐八卦新闻网站 | 点击数:
本文摘要:游戏直播可能要凉 法院判无授权直播就是侵权...

  耗时三年之久的网易诉YY游戏直播侵权案终于有了结果。广州知识产权法院11月13日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被告停止通过网络传播游戏画面,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000万元。

  2014年,网易就华多公司旗下YY 游戏直播网站等平台直播、录播、转播网易《梦幻西游2》游戏内容提起诉讼,称这种方式窃取原创成果,损害合法权利。

  华多公司辩称网易公司并非权利人,涉案电子游戏的直播画面是玩家游戏时即时操控所得;且游戏直播是在网络环境下的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属于的个人合理使用,不构成侵权。

  历经3年后,该案昨日终于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获一审判决。法院判决的结果:造成著作权侵权,被告赔钱。

游戏直播可能要凉 法院判无授权直播就是侵权

  类电影著作权

  未经授权的游戏直播是否等于侵权?播放的游戏画面是否受著作权保护?这个判例比较明确地回答了这两个问题,很可能对现下大肆流行的游戏直播平台带来影响。

  在判决书中,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到了“类电影”作品的概念,法院认为,《梦幻西游》、《梦幻西游2》等网络游戏,核心内容包括游戏引擎和游戏资源库,经由用户在终端设备上操作后,引擎系统调用资源库的素材在终端设备上呈现,产生一系列连续画面,这些画面表达了创作者的思想个性,且能以有形形式复制,此创作过程与“摄制电影”的方法类似,因此涉案电子游戏在终端设备上运行呈现的连续画面可认定为类电影作品,该作品的“制片者”应归属于游戏软件的权利人。

游戏直播可能要凉 法院判无授权直播就是侵权

  因此在没有经网易授权的情况,华多公司旗下YY平台公开直播、录播、转播行为侵害了网易公司对其游戏画面作为类电影作品之著作权。

  在另一个“上海壮游诉广州硕星《奇迹MU》案”中,上海浦东法院也应用了“类电影”的保护原则。上海浦东法院判决认为,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是指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在网络游戏创作过程中,游戏策划、素材设计等创作人员的功能与电影创作过程中的导演、编剧、美工、音乐、服装设计等类似,游戏的编程过程相当于电影的拍摄。从表现形式上看,随着玩家的操作,游戏人物在游戏场景中不断展开游戏剧情,所产生的游戏画面由图片、文字等多种内容集合而成,并随着玩家的不断操作而出现画面连续变动。上述游戏画面由一系列有伴音或无伴音的画面组成,通过电脑传播,具有和电影作品相似的表现形式,故游戏整体画面可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获得著作权法的保护。

  同样类似的还有“捕鱼达人”案,广西桂林中院同样认为游戏整体可以构成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新的疑问

  法院对“类电影”作品的著作权认可,有利于今后对游戏版权的保护。然而对于直播行业来说,这无疑是划起了一道版权的门槛。

  从本质来说,游戏直播平台和在线音乐平台、在线影视平台一样,都是在经营“版权内容”,就像音乐、电影、电视剧的平台播放要取得版权一样,游戏直播应该也是一样的。

  只不过现实中,因为游戏版权本身的特殊性,再加上厂商对此事持不同的态度,再加上国内整体游戏版权生态和制度都很不完善的缘故,平台对游戏直播的版权一事,都是能避则避。“在各大平台直播某款游戏算不算侵权”这种问题,也是争论颇多。

  可能很多主播和很多看直播的观众,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也是比较模糊的。

游戏直播可能要凉 法院判无授权直播就是侵权

游戏直播可能要凉 法院判无授权直播就是侵权

  随着直播行业的发展,直播(包括录播和转播)对游戏市场的影响力明显地体现出来了,大部分厂商显然很乐意用直播这种手段推广自己的游戏,一些已经职业化的主播,也会靠做某个游戏直播来赚取人气和流量,进而转化为主播个人与直播平台的商业价值。

  游戏直播的产业链已经开始渐渐成形,当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游戏厂商肯定不会坐视不理,任由自家的游戏随处直播。一种名叫“游戏直播权”的东西应运而生。

  “直播权”

  从前些年开始,部分主机游戏厂商就、会在游戏软件包装上注明是否允许转播游戏画面来向玩家/其他组织授权,或者禁止。由于著作权利的转移需要授予才会生效,从原则来讲,所有未明示“允许公开转播画面内容”的游戏,就是默认不授权。直播这些游戏原则上也是侵权,只不过这个要看事后游戏厂商、游戏权利人对此是鼓励、默许还是反对。

  直播平台兴起之后,游戏公司也就顺势而为,会及时对旗下作品进行游戏直播的开放/禁止声明,但现在为止,游戏直播权还没有真正涉及商业运作。在另一个领域,另一种游戏直播权正卖的风生水起。那就是电竞赛事的直播权。

  有趣的是,司法判例中电竞游戏(包括比赛)的直播侵权并不采用“类电影”保护机制,因为法院认为这类直播内容基于选手的操作,具有不可复制性,法院对电竞直播/录博侵权采用的是“反不正当竞争”机制。

  没错,电竞比赛的直播权之所以能够进行商业化运作,和电竞产业的发展不无关系,而将此稍加联系,非赛事游戏的直播权,是否也会随着直播行业的发展迈向商业化呢?

游戏直播可能要凉 法院判无授权直播就是侵权

  打个比方,就像此次网易诉YY 直播一案,如果换到三年后的今天,《梦幻西游》又是年度网红,网易禁止其他平台播放《梦幻西游》,玩家和观众只能在网易视频直播站里面观看这个游戏的直播。其他平台要想要直播,那就先买直播权。

  如果但凡想上架Steam 平台的游戏,都得先签一份“直播权转让协议”,然后Steam 直接把直播权跟Youtube、Twitch 一卖,所得费用跟开发者一分(当然是我七你三),大家是不是觉得这个模式还挺合理的?因为直播权依附于游戏版权存在,而这个东西,游戏开发商有、发行商有、发行平台有,就直播平台没有,不买还能怎么办?

  这就是游戏直播商业发展的可能性。

游戏直播可能要凉 法院判无授权直播就是侵权

▲2015年任天堂发出禁播警告后,Youtube游戏解说Angry Joe愤怒无比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