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村”不为风水为防洪?
发表日期:2017-11-16 18:27 | 来源:明星娱乐吧 - 明星娱乐八卦新闻网站 | 点击数:
本文摘要:肇庆高要的七百年黎槎村和六百年蚬岗村相传以八卦图式布局,早已是闻名遐迩的“八卦村”。然而,高要“八卦村”形态营造的依据究竟是否出自道家太极八卦?“八...

原标题:“八卦村”不为风水为防洪?

  肇庆高要的七百年黎槎村和六百年蚬岗村相传以八卦图式布局,早已是闻名遐迩的“八卦村”。然而,高要“八卦村”形态营造的依据究竟是否出自道家太极八卦?“八卦村”在其特殊的形态之下又隐藏了什么秘密?连日来,本报记者赴高要实地考察,与专家一同起底“八卦村”的秘密。

  探访:

  洪水曾肆虐“八卦村”

  位于高要回龙镇之北的黎槎村坐拥凤岗山,以巨石修筑的高大台基为底座,俯临一汪环绕着的碧波。老人们坐在村外的老榕树下谈天。苏伯告诉记者,修建大沙河前,洪水常漫过门楼下的台基,村外的田地都泡在水里。“洪水来时,出入村子要靠撑艇。洪涝成灾的状况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逐渐改变。”甚至据《肇庆市地名志》记载,“黎槎”一名也是“百姓乘船至此开村”的意思。

  顺着石阶登上两米多的台基,穿过光绪年间再造的柔顺里门楼,走过南宋时开凿的周家井,记者走进了拥有700多年历史的黎槎村。像柔顺里这样的门楼,在黎槎村有十座,环村而建,合称“九里一坊”。黎槎村内,纵向的窄巷多以里坊为起点向内延伸,通向处在村中心最高处的鸿运台。横向的巷道多相互贯通,围绕着村中心依次排列。村巷两侧的古民居是清一色青砖红瓦的平房,向鸿运台侍立。村民称:“这些房子都用青砖建造,因为和农村常用的泥砖比,青砖才耐水浸。”

  在黎槎村东北方直线距离约17公里的地方,同有“八卦村”之名的高要蚬岗镇蚬岗村(现为蚬一村)也建构在环水的小山冈上。大雨中,雨水顺着蚬岗村中心高、四周低的地形排泄得飞快。一些三层高的古宅采用花岗岩来修筑一层的墙体,在防水浸方面的设计更为考究。年过七旬的李伯说,以前环村的水和西江水道连通着,洪水来时,水浸三五天很平常,村外围的房子甚至都泡在水里。“直到后来建的堤围把村子和外面的河道隔开,这里才没有了水患。”

  “八卦村”形态与八卦不尽相符

  走访中,记者在黎槎村和蚬岗村了解到,村民相传,开村建设时,有风水先生参与了古村落的规划设计,至于究竟是否吻合“八卦说”,当地人也没有深究。从现有形态看,蚬岗村有12个出口、12个环村水塘和18个祠堂,黎槎村则有10个里坊和门楼,与“八卦图式”不尽一致。

  与普通人的认知不同,顺德职业技术学院建筑学教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周彝馨把“八卦村”的研究范围扩大到了35个,远不止人们所熟知的回龙镇黎槎村和蚬岗镇蚬岗村。这些新增样本遍布肇庆市高要区的金利镇、金渡镇、白土镇、莲塘镇等10个镇,让周彝馨对“八卦村”营造理念起源于太极八卦思想的说法产生怀疑。“就我们的实地考察,黎槎村、蚬岗村的古村建筑只有‘五卦’,与‘八卦’并不相符。”周彝馨分析,如果按照“八卦说”,古代建筑物的总平面需合地数。而地数为偶数,天数为奇数,将地数8改为天数5是不可能的,说明这些古村落不一定模仿了八卦。

  此外,周彝馨给出了古村落建筑空间方位的证据。“若以建筑朝向因素来区分,黎槎村和蚬岗村的建筑有5个主要朝向,并没有按‘八卦图式’安排。”她举例指出,比如蚬岗村和新江二村等,古村内的祠堂、足堂、门楼没有按照八卦方位设置。一位肇庆高要区政府的相关人士表示,“八卦村”的营造是否符合“八卦说”,正反两方面都没有组织过专家论证。

  为什么说“八卦用来防洪御敌”

  34个八卦村在历史洪水浸淹区

  “除了一个‘八卦村’之外,其余所有‘八卦村’都位于历史洪水浸淹区以内。他们分布在低矮的山冈上,利用周边水道、鱼塘作为护村池塘,仅留几条小路或桥梁作为古村入口。”周彝馨的这个发现,来自于将《高要地区1915年洪水浸淹区示意图》和《高要地区“八卦”形态聚落分布图》叠加后的结果。

  从高要地区历代堤防和高要“八卦村”分布图叠合来看,除金利镇、蚬岗镇的8个“八卦村”和新桥镇的1个“八卦村”在明代成堤范围内,其余26个“八卦村”都位于明代成堤范围外。到了当代,所有高要“八卦村”都纳入了堤防范围之内,而且这些村落的分布区域也和当代成堤范围基本一致。周彝馨认为,西江北岸宋代已修筑了堤防。但高要“八卦村”所在的西江南岸地区,到民国以后堤防才比较完善。“因此西江南岸大部分地区基本没有抵御洪水的能力,这里的古村必须自己来考虑防洪问题。”

  结构分布有利于迅速排水

  “八卦村”中的防洪排涝设施格外引人瞩目。记者走访发现,黎槎村每个里坊门楼的台基上都有巨大口径的排水渠道直通村外的水塘。老人们说,过去涨水时,村民就从这些地方上下船。“‘八卦村’所在的山冈中心高,四周低。村内的主要道路呈放射状分布,和等高线基本垂直,最利于迅速排水。”周彝馨指出,这证明“八卦”形态是一种对生存的适应。“这些古村落的形态造就了最优的生存条件。”

  此外,大部分“八卦村”产生于六七百年前,多是移民村落。其村落形态和建筑因此具备不少防御功能的设计。“古村落的外边边长越小,在防洪和防御时投入的人力也可以越少。”周彝馨分析,“八卦村”采用了和防御性突出的土楼建筑相似的形态。记者也发现,在黎槎村和蚬岗村,民居窗户多开口狭窄,有铁栅栏和厚实的窗扇。据老人讲述,黎槎村曾在南北出村的必经之处设有两座炮楼。蚬岗村至今也保留着多处古建筑,形制也颇类似于碉楼。

  观察

  “八卦村”荒废了如何留存历史?

  黎槎村的老人告诉记者,从上世纪60年代起,村民们陆续搬出古老的村落。大约20年后,古村中心区已经完全清空。“交通不方便,古村水电都没有了,留不住人。”上世纪70年代嫁入黎槎村的邓姨告诉记者说。从实地走访的情况看,除了回龙镇黎槎村、白土镇思福横岗村与长坑村、白诸镇上孔村等“八卦村”尚且保留原貌以外,其他“八卦村”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新建建筑夹杂其中或空心弃置的现象。以蚬岗村为例,古村落里灌木与杂草丛生,岗顶完全变成了鸟类聚居的丛林。当代改建和新建的建筑在灰色的老宅建筑群里煞是扎眼,但一样没有躲过人去楼空的境遇。

  “原居民的离开,让‘八卦村’成了‘化石’。单从物质遗产保护的角度讲,这也是不利的。”有专家表示,“八卦村”需要延续它们各有特色的生命,不应“千篇一律”地保护,要花力气体验和研究这些村落的个性特质。在条件不具备的时候,“八卦村”不适合做太多旅游开发,反而应当首先保护好当地原真的生活状态。

相关内容